客家妇女“挑盐脚”的艰辛血泪史

来源: 2017年11月27日

我父亲在世时,经常会讲些历史故事,偶尔讲述客家妇女挑盐的艰辛血泪史,身负百斤重担一双双穿着草鞋的脚的磨砺。说起我村曾经有多少位妇女“剀盐脚”讨食,还有谁谁“剀鱼苗”一百多斤到惠阳,所述之人我都认识,是否还有一位叫“碧嫲婆”在世?如果“碧嫲婆”在世的话也有百岁了!她们经历过“挑盐脚”的艰辛血泪史的都不在人世了!

百年前,广东缺粮,江西产粮,广东产盐,江西缺盐,粤赣两地客家人,用自己的脚步和肩膀,挥洒着汗水,写下了这段近几百公里长的盐粮贸易诗篇。经历了百年来艰辛担夫汗水的沁润和身负百斤重担一双双穿着草鞋的脚的磨砺后,挑盐担最多时,可以挑两百多斤,每天可以挣到五、六升米。由于客家人读书做官多、男子漂洋过海的也多,因此挑盐担的大多数是妇女。由于妇女力气较小,她们出门挑担往返需要几天,一般可以挣到一升米或四斤米粉、四斤油,在那个年代,这也算是一项较好的谋生之道,因此挑盐担的人数激增。可以说,客家妇女人挑盐担,是“万人皆知,千人参与,后人铭记”的历史事件。明末至民国数百年来,粤东客家地区盐丰粮缺,江西多粮少盐,粤赣两地商人纷纷前往产地贩运盐粮。由于彼时粤赣两地交通不便,大山横亘,水路不通,两省通商多走山路,货物由劳力肩挑肩负,挑盐大军悄然涌现。
粤赣盐商古道的起点在潮汕地区,当地海盐走水路逆韩江而上,运至大埔三河坝后转从梅江而上,改为陆路由挑夫肩挑北上,从玉水村经梅县大坪、平远石正进入江西流车、寻乌,至江西筠门岭后进会昌县城为终点,全程约230公里。挑担人的艰辛换来了“粤盐赣销,赣粮粤卖”的现象,从而催生了粤赣盐商古道。在客家地区,流传着这样一首山歌:“挑担阿妹苦难言,一步唔得一步前,挑得重来挑唔起,挑得轻来又冇钱。”这首山歌透露了另一史实——盐商古道上挑担者大多为客家妇女。挑盐成了许多客家人最大的副业,亦是一个家庭重要的收入来源。由于货币交易不发达,挑担者很少领工钱,大部分妇女选择要米。盐商古道上,洒满了客家妇女的血汗和泪水。由于日晒雨淋兼重担压身,不少挑担者走着走着就突然倒地,从此再也没有起来。在路上,甚至市场上,都能看到一些尸体等待着家属前去埋葬,“有些尸骨都没回故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